歡迎您,請 登錄 或 立即注冊

昌黎門戶網

昌黎門戶網 首頁 文學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內容

史湘云:最是此女得人心

2019-1-30 15:37| 發布者: 昌黎文化| 查看: 1057| 評論: 0|原作者: 張麗穎


在《紅樓夢》里,筆者最喜歡的莫過于史湘云。她不似黛玉的心胸狹窄,也不似寶釵的心機深沉,更不似王熙鳳的潑辣狠毒。她仿佛是春天里的一滴雨,夏天里的一縷風,秋天里的一片落葉,冬天里的一朵寒梅。普通卻讓人心曠神怡,平凡卻令人難以忘懷。
她心樂達。《紅樓夢》里,我們總同情林黛玉寄人籬下,可是湘云的命運要比黛玉悲慘得多。黛玉畢竟還享受過父母之愛,住到賈府后雖不似在自己家中舒心自在,但有賈母的垂憐,有寶玉的關照,吃穿用度與迎春三姐妹一般。但是湘云“襁褓中,父母嘆雙亡。縱居那綺羅叢,誰知嬌養?”襁褓中的湘云便失去了父母,依靠嬸母過活,家道中落后還要靠做針線活養家。偶爾能到賈府小住度過一段歡樂的時光,還是含著眼淚囑咐寶玉在賈母面前多提點自己,才得以過來的。即使生活如此悲苦,她也沒發過什么愁,總是嘻嘻哈哈,每次湘云來大觀園,總是“大說大笑”地,在宴請劉姥姥的飯桌上,她曾笑得“掌不住,一口茶都噴出來”;蘆雪庵聯句時,她先是“笑彎了腰”,接著是“伏著,已笑軟了”,最后干脆“只伏在寶釵懷里,笑個不住”。她就像大觀園里的一顆開心果,給沉悶的大觀園帶去歡樂和笑聲。你看她行酒令:“這鴨頭不是那丫頭,這頭上哪有桂花油?”說不盡的俏皮和歡快。難怪寶玉會說:“詩社里要少了她,還有什么意思?”缺了她一個就覺悶得慌,催促賈母快將其接來。見到黛玉悲悲切切,她還去開導黛玉:“你是個明白人,何必作此形象自苦。我也和你一樣,我就不似你這樣心窄。”她大說大笑,心胸開闊,不把自己的悲苦命運放在心上,不矯情,不自卑,她不像林黛玉那樣背負著沉重的精神負擔,用嘆息和眼淚來折磨自己,她熱愛生活,以樂觀、曠達的態度來對待生活,用笑聲驅趕生活中的困苦和不快。
她才洋溢。黛玉的詩才眾所周知,但是湘云的才情一點兒也不遜于黛玉。第三十七回詠海棠詩,她來遲了,在眾人近乎想絕的情況下,“史湘云一心興頭,等不得推敲刪改,一面只管和人說著話,心內早已和成,即用隨便的紙筆錄出。先笑說道:我卻依韻和了兩首,好歹我卻不知,不過應命而已。”曹植七步成詩,湘云說笑間卻成兩首,而且兩首詩都新穎別致,另有意趣,贏得了眾人的贊嘆和激賞,可見其才華。其后“蘆雪廣爭聯即景詩”一回中,湘云更是大顯身手,吃了鹿肉飲了酒的湘云文思泉涌,既有著李白斗酒詩百篇的豪情,又有著謝靈運超逸的才情和詩思的敏捷,最后竟出現了林黛玉、薛寶釵、薛寶琴同戰史湘云的局面。在這一回中,曹雪芹寫得筆酣墨飽,熱鬧非常,就連讀者都為湘云捏一把汗,看她忙得連喝口茶的功夫都沒有。但見她才思敏捷,錦心繡口,以一敵三,絲毫不落下風,真讓人酣暢淋漓,直呼痛快。而“凹晶館聯詩悲寂寞”一回,黛玉湘云身處在明月清風,天空地凈的環境中,隨著遠處傳來悠揚的笛聲,她倆爭相聯句,“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如此絕唱應運而生,黛玉湘云始終是平分秋色的,也許在曹雪芹心里,喜歡湘云甚至多于黛玉呢。
她人真誠。湘云心直口快,善良真誠,她沒有門第觀念,沒有貴賤之分,無論太太、奶奶還是丫鬟仆人,她都一視同仁。湘云做東設螃蟹宴宴請大觀園中的女眷,不僅太太、少奶奶、姑娘們人人有份,也不忘給趙姨娘周姨娘送去兩盤子,還擺了兩桌讓太太、少奶奶房里的丫鬟們坐下慢品,等夫人們走后,又擺了一桌請姑娘們房里的丫鬟,并讓一旁伺候的婆子、小丫頭們都坐了盡興吃喝。香菱要學詩,不敢打擾寶釵,就向湘云請教,她“越發高興了,沒晝沒夜,高談闊論起來”,寶釵批評她“不守本分”,“不像個女孩兒家”,湘云卻不以為意,傾其所學,熱心教導。她真誠的對待每一個人,邢岫煙與迎春同住在紫菱洲,為給屋里嘴尖的媽媽丫頭打酒買點心吃,岫煙不得不當掉自己的棉衣服。史湘云聽說后,便動了氣說:“等我問著二姐姐去!我罵那起老婆子丫頭一頓,給你們出氣何如?”說著,便要走。她豪爽率直,行為灑脫,見不得恃強凌弱,為弱者打抱不平,頗有俠者風范,讓人忍不住敬佩這樣一位仗義執言、古道熱腸的俠義女子。
《紅樓夢》里的湘云,單純而又豐富、愁苦卻又樂觀、豪爽而又多情,她的生命飽滿而深刻,明快而溫暖,她就像一根小小的火柴,雖然火光很微小,很短暫,但是她卻照亮了賈府那個冷漠虛偽的世界,溫暖了那些可憐悲傷的女子,也贏得了世世代代讀者的喜愛。
(昌黎網 www.wzoyun.tw)(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全網內部優惠券都在【更省】APP省錢密令:006600)




熱文推薦

民生爆料

活動看臺

社區熱帖

返回頂部
赛马会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