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您,請 登錄 或 立即注冊

昌黎門戶網

昌黎門戶網 首頁 文學美文 文化昌黎 查看內容
中華民族 文化昌黎 情感文章 經典幽默笑話 勵志哲理 心情日志 名人故事 古文詩詞

那次,我遇到了一座精神的高峰

2019-1-30 15:36| 發布者: 昌黎文化| 查看: 445| 評論: 0|原作者: 王玉梅

摘要: 每個人的心目中,都矗立著一座座高山。正是在仰視它們的虔誠目光里,生命漸增豐厚,景深徐徐拉開。 仰視是精神成長的最稀缺養分,也是一個與理想自己相遇的最寶貴機遇。仰視時,世界的天空仿佛突降了一道神的 ...

每個人的心目中,都矗立著一座座高山。正是在仰視它們的虔誠目光里,生命漸增豐厚,景深徐徐拉開。
仰視是精神成長的最稀缺養分,也是一個與理想自己相遇的最寶貴機遇。仰視時,世界的天空仿佛突降了一道神的彩虹,沐浴著美麗的光暈,一個人會悄無聲息地展開對自我的審視。
  那次,江完完全全地走近我的心里并剎那間成為我仰視的一座高山,純屬偶然。
  出于對人才的鼓勵,昌黎縣委組織部組織了一次全昌黎縣人才隊伍的體檢活動,在昌黎縣醫院三樓體檢中心的長椅上,我再次遇到了江。
  我與江,算不上熟識。二十多年前,在英語本科函授班的課堂上,我曾見過她并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并不是我刻意的想記住她,也不是我們之間有過多少交流,只是她實在是那種讓人見了一眼就很難忘掉的人。她的五官不是多么出色,眼睛不大還是單眼皮,皮膚也有點黑,只是她的氣質特別出眾,一件夏季極其尋常的牛仔短褲穿在身材勻稱、個頭中等的她的身上,一頭黑黑的長發散落在肩頭,加之大方自若的舉止談吐,使她無時無刻不煥發著一種張揚的青春色彩,在我們這群以鄉村教師為主的學習隊伍中脫穎而出。我想那時她可能也會對我有印象的,但是絕對沒有我對她的印象深。在學習班的集體課堂上,每一次房門悄悄打開,她自信而富有青春氣息的身形出現在眼前時,課堂上的每一個人,無論男人女人,未婚已婚,都會不約而同地放下手中的筆或書本,用充滿欣賞的眼光目送她坐到自己的座位上。二十多年前,是我的膽汁質氣質類型表現的最為突出的時期,因此,江身上的那些耀眼的光環,顯然成了我走近她的一種阻礙。有時候,看著她在簇擁的人群中神采飛揚地侃侃而談,我的內心深處,甚至會發出一聲淺淺的嘲笑。
時光如梭,轉眼之間,二十多年過去了,當我們突然那么近距離地坐在昌黎縣醫院體檢中心樓道間的長椅上時,我發現她還是那么神采飛揚、那么自信從容,除了歲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知性優雅,她簡直就是二十年前那個她的復制粘貼!
  我們之間的對話,始于禮貌,她說每次見我發現我都比以前瘦一次,說我看著氣色怎么那么不好,呈現出一種病態呢。我說大清早的體檢,也沒洗漱也沒吃飯,哪里會有什么精神。說話間我仔細看看她,艷麗的口紅、富有光澤的臉色、精致打理的卷發,跟憔悴不堪的我形成鮮明對比。她說她再沒空也得好好洗臉好好打扮,就連早晨鍛煉回來后都會做個面膜。一旁的人都驚訝她竟然早晨都抽空敷個面膜。至此,我覺得我和她只能是處在淺淺交談的范疇了,我們的相識相處,只能保持在那個禮貌性質的最淺層。接下來,我們又聊起了她的高三的兒子和我的大一的女兒。得知她兒子在昌黎縣城一中普班學理,名次跟我閨女當時差不多少。我問她將來打算讓他兒子復讀不,她說一切順其自然,自從她那次手術后,她就是一切順其自然這個生活態度了。
等等,什么手術?我問。
開顱手術。她平靜回答。
怎么了?
先天性腫瘤,呈占位性病變。北京做的手術。 08年做的。
我驚愕得很,她的敘說卻依舊平靜。
她說,病發前,她老是感覺頭疼,疲憊,就去二院做核磁。做完核磁醫生就不讓她走了。醫院里的幾個好朋友聚在一起,商量怎么處理這事。之后去了北京天壇,在那里做了手術,手術很成功,她很幸運,每年定期復查,腫瘤雖有殘留,卻控制的很好,沒有長大。
我使勁壓住自己的情緒,可驚愕依舊使勁通過感官往上涌。我擔心我的發問會把眼前這個明媚的江碰疼。可她的目光依舊掛著微笑,微笑里映著的那個淺淺的故事,仿佛與自己毫無關系。我被她的目光震驚了,又仔細地觀看,透過閃爍的近視鏡片,那目光里沒有傷心的濕潤,沒有麻木的絕望,也沒有陰暗的哀傷。那如清水般明澈的目光,仿佛正凝望著一個含苞待放的春天。
我凝望著風情無限的她,之后和她一起凝望著那個含苞待放的春天,我一直習慣性封閉著的心扉,就在這樣靜靜地凝望里打開了。
那一刻,我聞到了生命的馨香。
江說,因為她的病,她雙胞胎妹妹焦慮地患上了甲亢,她還說,那次她開顱手術她曾面臨的一次生命的險境……
我想,一個人的生命重量,總是與一個個精彩的故事、一段段高亢的旋律有關吧。我又猛然意識到,我這個看似封閉不易接近的人,其實完成對一個人的接納甚至仰視只需短暫的突然心動。
  我真的很喜歡江。江是第一個令我喜歡的風情無限的女人。
  我喜歡她的坦誠。世間有很多人,永遠把光鮮亮麗的一面展現出來,而把悲苦壓抑暗藏在心頭。當然這是一種生活處事方式,我無從過多褒貶。只是我這個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的人,更喜歡和坦誠直率的人接觸。在我看來,坦誠是一個人最大的優點,生活里的坦誠,就像直射到大地上的陽光,讓人有一種被信任的踏實和幸福感。在二十年幾乎素未謀面之后,江卻敞開心扉,對我訴述著她人生中那段最跌宕起伏的經歷,目光中沒有任何猜忌和疑慮的暗沉,只是如清澈的小河水一樣自然地閃爍。我被她的坦誠深深感動了,我被她投向我的清澈目光深深暖到了。
如果說江的坦誠是沐浴萬物的陽光、滋潤生命的露珠,是貝多芬命運交響曲里舒緩從容的音符的話,那么,江那堅強樂觀的生活態度,則是一座我令我仰視的精神高峰,是貝多芬命運交響曲那質感剔透的靈魂!
  與她相比,我的生命狀態,幾乎是一種殘缺。每次體檢報告上,一兩個小小的起伏箭頭,都會讓我滿臉愁緒。一個膽囊小結石,竟然會讓我徹夜未眠。甚至在體檢后的那個晚上,我對著我素未謀面的上帝的臉,連連問一個在常人看來非常幼稚的問題:為什么我好端端的膽囊壁上,偏偏就長出一個幾毫米的結石?為什么呢,這對我簡直太不公平了呀。
  敏感如我的人,修行是我的宿命。為此,我曾一次次在精神的叢林里尋覓。我目睹了史鐵生先生在二十一歲那年,將永遠地與輪椅相伴,落在地面的褲管里只能呈現出絕緣青春的干癟,而他在入院的最初,心里只有一個想法:要么站起來,要么去死。透過他的文字,我真實地體會到了他在命運浪潮中的溺水與掙扎。后來,他用文字開始了對自己精神的醫治,成為了一個堅強的勇士,樂觀地把自己的職業說成是病人,偶爾寫作,把自己的身體看成是疾病的樂園,并深刻地總結出,我,就是一種限制。我也一次次聆聽周國平先生的傾訴,他總是那么耐心而真誠地告訴我,一切聽從天命,與周遭現實保持一定的距離,以此獲得靈魂的豐滿。可是,明白道理是一回事,真正做起來又是另一回事。一次小小的膽囊結石,竟然就把我擊垮了。在修行的路上,我怎么這么愚笨呢?
  相比同齡的江,我真的是自慚形愧,一個稱不上打擊的小事,卻被我用夸張的情緒無限地放大,自己完全拘困其中,負面情緒纏身,精神頹廢,黯然神傷不說,還一次次將消極情緒傳染給自己的親人。我這種對自己對親人極不負責的生活態度,和堅強樂觀的江相比,真的是天壤之別!
  沒錯,我說的江,你們肯定很多人都認識,她就是把家鄉教育事業做得風生水起的八里莊小學的校長。零八年,接受命運拋來的難題時,與我同齡的江才35歲,如今,十年過于了,面對命運出的難題,江用自己堅強樂觀的生活態度做了最出色的解答。體檢中心遇到的那個她,那微笑的神態,那自信的從容,那因解答出人生高深命題而散發出來的優雅高貴的生命氣息,真的是讓我肅然起敬!我真心覺得,江就是一座我無法攀越的精神高峰。
此刻,站在這座山峰下,我又對自己拿起了叩問的手術刀。
小小的膽結石,為什么怕。
因為它在一點點長大。
長大了會怎么樣?
長大了可能會需要做手術。
做手術會危險嗎?
不會,但是有可能會很疼,很難受。
原來怕的原因是因為疼,我找到的這個答案竟然是這么幼稚!
那一刻,我用虛幻的未來歲月里的一種可能性,真正地將當下的自己擊垮了。
我想,如果我最敬仰的周國平老師聽到我的這個總結,一定會對我搖頭失望的,因為他曾說過,讓未來嚇倒的人是多么的不值與愚蠢。他曾再三叮囑我,要一步步,走好當下的路,未來和過去,都是徹頭徹尾的一片虛無。此刻,我被未來可能發生的一個疼字打敗,豈不真正成了一個毫無智商而言的蠢人?
  疼,僅僅是這個世界里,人類的一種感覺,可是,我此刻這么擔心的這個疼字,卻無緣于多少曾懷揣著生命夢想的人啊。我的怕,終是在感受之內的疼與不疼之間,而江呢,很多和江一樣的人呢,他們也一定怕過,他們的怕又是介于什么和什么之間呢?
  人,生而為人,注定要接受命運出的難題,沒有一個人有資格逃避,這是人類集體的宿命。只有和江一樣勇敢堅強的人,才會微笑著解答出命運交給的所有難題,同時,留給世界一道多姿的色彩,綻放出一份獨屬自己的美麗。
  我用我的仰視,探訪一座座精神的高峰,讓自己減少不安,增加勇氣。
  那精神的高峰,我從袒露心魂的書頁間尋,亦從步履從容的身邊高人間尋。江,就是一座聳立在我面前的精神之峰。現在以及未來的所有日子,我會用我真心真意的喜愛與敬慕,為這個風情無限事業有成的堅強女子,默默地祝福與祈愿,祈愿與祝福。

(昌黎論壇 www.wzoyun.tw)(淘寶天貓京東拼多多全網內部優惠券都在【更省】APP省錢密令:006600)
發表評論

最新評論

熱文推薦

民生爆料

活動看臺

社區熱帖

返回頂部
赛马会标志